新博狗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68|回复: 0

【月听】挪动威风-极光日记

[复制链接]

1672

主题

1672

帖子

584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846
发表于 2017-3-26 13:1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人们都爱谈论北方,也不尽只是因为88%的世界人口都分布在北半球。也无法证明人们是先发现北极星还是先发明了北方。当麦哲伦证明地球是圆的后,多少旅行家对远方大失所望,如果我一直朝着一个方向离家而去却终将回到原点,若“天不圆地不方”,那就便无尽头可言,那为何还要远走。远行的目的,就是对未知的期盼对不可知的追寻。东西南北被经纬度标刻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球体之上,东西纵横而异的经线,不仅变得更加政治化,也是大多数现代人穿梭的方向。而纬度却直接和太阳的热烈程度相关,气候随之而变化,这直接决定了人们的生产方式。同个纬度的舒适感,让温带中生存的人们更便捷的连接彼此。如果说东西的差异是政治性的,那么南北的差异就是人类性的。于是,南北的差异,给了人一种冷漠的隔绝状态,南方北方成了划分群落和生活习惯的标签。南极北极,就成了一个神秘的、充满不可知的世界尽头。
北斗星挂在绿光脸颊上
  离开的早上,的士司机在山里迷了路。Marit着急的赶紧发动自己的车子,急忙的用塑料铲刮去车窗上的冰爽。我坐在车里,原本透过冰霜而模糊的日出一下子变得清楚了。车子刚掉头,山下一辆车闪着黄色的大眼睛开了上了,我们满心欢喜这位大叔没有在寒冷的秋日早餐丢失他的第一位顾客。Marit和司机大叔吆喝着挪威语,一边帮我把行李换到另一台车上。拥抱后,我告诉她我在她的留言簿上留下了一首中文诗,她又紧紧的用捂着温暖的毛衣的手臂搂住我说:一定要再雪天再来光顾一次啊!我们朝着日出的方向下山了,海湾里映照着橙色的天空,打鱼人的港湾还未熄灯,木船飘在橙色的水波里。这样黑白交替时的景色让我兴奋,因为它是动态的,是随时变化着的。你以为那山峰没有动,你以为那些木屋也都还在睡着呢?其实山峰上已经变换了好几道颜色,我想那最表层的雪花也开始张开眼睛了吧,木屋里的人们应该都也陆续起床,煮上了第一壶咖啡,热好了第一碗牛奶了。司机大叔看我如此高兴,把车子停到路边让我拍照。我们尽可能多地用他并不熟悉的英语和手势交流着,他告诉我,我们在十一月,一整天都是这样的景色呢!我才猛然想起,对啊,极夜和极昼并不是突然乍到。而是如月亮的盈缺一样,一点一点变化的啊。多么幸运,我们温带的人,曾经多么习惯一窝蜂地涌到山头和海边看日出与日落。而在这里,你尽管可以坐在湖边带上一杯热可可,用一整天在日出里读完一本书。
太阳风吹到夜晚的晴空
Moonriver rests itself in the harbor
月饼满满地爬上那山顶
Sunset glows away the clouds
  (来源:199的煎蛋日常? 作者:尹鸠洲)
所有这一切都有关太阳
See that Big Dipper, it’s swinging on green lights’ cheek
  烤箱叮了一声,告诉我面包已经膨胀完全,思绪才从天边未开的云中收回来。按技术上来说,我已经身处这个北极圈里的山林间两日了,还没有见到极光的迹象。天气并不好,太阳风暴的预测也在一直研究。已经烤过了一炉面包,两条挪威海鱼,就着收音机里的摇滚在木屋里跳了好几圈舞了。失望和焦急拷问着自己,为什么非要给自己这么急功近利的旅行任务呢。为什么非得是极光,要做这个世界尽头的代表呢。可我又这样想到,你了解这世界多少也并不能决定你要做什么样的决定,也就是说,即便我把极光的物理学再从头翻到尾,也不会找到我为什么要看极光的答案。我这样安慰自己,泡了一杯热可可,裹上大棉衣毛毯和围巾,我把Marit庭院里的折叠椅打开放在最中间,抬头直径地仰望着天。这变成让我觉得饶有禅意的姿势,我得以如此自由地观察天空。Marit在院子里撞见了我,拍手大笑,后来他在网站留言里说,我绝不会忘掉你这可爱的模样。
Mooncake slopes over the hill
  傍晚的时候云开了,粉红色的晚霞过后,满月迎着山脊线爬了上来,大的如同橙子的月盘海湾里倾泻下一条鹅黄的月亮河。然后北斗星的大勺子也现形了,自觉尴尬不能指出其他星座,只怪小时候只记得百科全书星座解说里的希腊故事,而那些关于星座的坐标大小统统被大脑过滤掉了。北边出现了些许绿光,赶紧把相机长快门打开,透过这电子感光器,确实那就是极光了。看到肉眼所见和照片中神秘的绿色差别如此之大,以为不过如此就回屋取暖了。大约夜晚九点半的时候,Marit突然来敲门,她大声呼叫到:“就要发生啦!” 我旋即裹上毛毯就出了门,那绿色精灵们簌簌的从山后头从我们的头顶飞到对面的海湾上,绿色的窗帘挂着紫色的垂幕,我们仰着面孔惊诧的呼喊着,北极光正从我们上方拂面而过,它像摄魂怪一样的俯冲下来和我眼神交换,又急速退回高空往前方游走过去了。它像龙体翻越在高空爬行,又像太乙真人的拂尘扫天空而去。不仅只是我和Marit在这树林里雀跃不停,远处的人们的喝彩也能听见。Marit恭喜我,我是幸运儿能遇见如此精妙绝伦的大爆发,还在满月的晴夜里交相辉映如此真实难得。而我更确定了原本心中的疑问,极光的美不仅仅是美学中的美。他是魔幻的,它联通着强大的神秘的力量,那是来自外部的世界另一端的力量。这个离太阳最远的世界尽头却有着最精彩的太阳魔术,那片映照在雪山顶的粉色夕阳,那轮虹虹满月还有这绚烂的极光,都是太阳对挪威人的偏爱啊。
Solar storm blows in to this clear sky
  如果说东西维度足够幸运,它的赤道能和黄道相交,这让东西方人每日洗礼早晨黄昏与四季交替。这规律的旋转其实是距离的守护者。而这美妙的宇宙,却让我在北方的世界尽头尝得了来自太阳最亲密的临幸。在Marit的留言簿里,我留下了我看到的图画:
It’s all about the sun,
“晚霞的风把乌云吹走了
月亮河懒懒躺在海湾里
而北极圈离太阳最远,不是吗?”
So far, so close, Can you feel it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博狗体育  

GMT+8, 2017-7-26 18:44 , Processed in 0.123403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