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博狗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9|回复: 0

百度集团副总裁王劲:中国网络黑产已达千万级别 国人借贷成本远超美国

[复制链接]

1629

主题

1629

帖子

569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695
发表于 2017-4-20 12:2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最后,我希望大家能够加强合作,能够把我们风险的意识灌输到中国的互联网金融的行业当中去,让我们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能够真正成为世界的一流。谢谢大家!
本文版权归南方都市报社所有,且为未见报内容。欢迎转发分享给朋友。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。如需获得转载授权,请点击购买授权
整体来讲,作为一个CRO你在考虑什么呢?第一,怎么提高欺诈分子的作案成本?第二,我们的系统能区别黑产、团伙和个人的欺诈吗?如果不能,这个东西是很危险的,你能不能够及时的预警你遭到了黑产的攻击?我们做风控的都知道,时间就是金钱,如果说某一个贷款,你被黑产攻击了,是从某某医院那个地方攻击来的,你在第5笔的时候发现被黑产攻击了还是第20笔,这就是百万量级的差距,非常重要的。第三,我们有能力准确的关联欺诈案件吗?我估计很多的公司不存在这个,没有这样的能力,这是很重要的,你怎么样提高欺诈的成本是因为我在百度非常深刻的感触,而且是我主打的东西,怎么样让黑产或者个人,他不可能做了一次案以后,不可能减少再一次作案的成本,一定要能够关联我历史上所有的欺诈案件,但是你要关联他们是非常不容易的,因为你们知道,黑产,他自己会不断的变换他的身份、地点、设备以及其他的信息来攻击你,但是你必须要解决这样的问题。
以下为演讲全文:

贷中的问题是什么?当我们把客户引进来以后,变成我们客户的时候,我们能够保证我们账号系统安全吗?如果你的业务做大了,一定会遭受很多的黑产来撞你的库,潜入你的系统,你们内部会不会有人泄漏客户的隐私信息。如果是虚拟信用卡或者循环额度的产品,怎么样识别欺诈的交易,这个问题现在不急着回答,但是我预言,很多在座的人,将来会更多的时间是在防范,在做这个产品的风险,我觉得现在很多的产品是一次性贷款的产品,但是这个产品的升级是必然的,要升到循环额度和虚拟信用卡,因为一次性贷款是每次申请,每次都要交材料,这个对客户是非常不便的,而虚拟信用卡和循环额度是一次性的授信,将来如果没有真正的变化,你的信息、你的风险没有变化,你是可以不断的去还钱、贷款的,这是一个更高的产品模式,到那个时候,风控强的公司就会走在行业的前列。
我抛砖引玉的把这三大难点讲清楚了,在中国做风控一定要接地气,一定要有专业性,在中国消费金融这个行业存在三大误解,如果三大误解不解决好,很难走向专业性。
最近微博的CEO到了百度来讲,我非常佩服他,开了一个微博的账户,利用这个微博账户宣传风险的专业知识和理念。我的名字叫风险艺术,汪总很认同这一点,给大家鼓鼓气,做风险的人就是在后台,感觉到经常被前端业务端压着,我们做了20多年,我是张俊老师还有其他的严总,我们做了几十年的风控,我们实际上没有把它当成一个专业,我们把它当成了一个艺术,因为做风控是一个艺术家的活,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商学院跟你讲,为什么是艺术?真的是一个雕琢的过程,中国现在互联网金融实际上很多是一个比较粗犷的勾画,很多细节还会发生在它的方方面面。我们现在提到的风险定价,实际上在专业的角度来讲,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利润最大化的决策框架上,那个东西就更加需要你去雕琢很多方方面面的数据和技术,还有很多的工具。
第一个难点,网上坏人多。我从美国2015年12月回到中国,当时是没有太多这个概念,在美国,大家知道欺诈跟信用的风险相比,基本上可能是1:5的概念,欺诈的损失是信用损失的只有20%、30%的一个概念。但是在中国是完全的反过来了。中国网络黑产现在的产业已经达到了千万级别,这个千万级别的损失是通过信贷的利率和费用分摊到了用户的身上,所以中国公民借贷的成本是比西方相对而言要高很多的。所以我们这个行业一定要联合起来,共同来对抗这样的黑色产业,才能够真正的做到普惠金融。
第二个难点,大家应该非常熟悉,也讲得很多,中国从2010年左右推出了现在的人行征信系统,将近六七年的历史,覆盖了4亿人,中国有14亿人,所以有4亿人有这个征信,但是不是所有的4亿人,他的征信信息厚度是足够的,很多是很薄的。有更多的人,有五六亿这样的一个可贷款的人群,他们是没有征信的。全国大概应该有2000多家的P2P和小贷公司,去年年底的时候,网络贷款的余额达到了1.2万亿,单用户余额是7000。这个除一百在这儿,你就知道,我们这个行业面临非常严重的多头贷款的事情。
我在中国和在美国加起来一共做了20年的风控,总结出一个结论,要做好风控必须首先要接地气,什么是中国特色?什么是美国的特色?不能够把中国的东西完全地照搬到美国,也不能把美国的东西照搬到中国。举一个例子,去年有不少的信贷公司跳进了医疗美容的消费信贷场景里面放贷款,很快就被弹出来了,趟了很多的坑,这就是他们面临的中国特色的挑战。当然,一个企业他要变成一个长期的、健康的一个金融企业,必须要有专业的金融风险管理的知识和理念,同时要搭建一个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。这样的话,他才能够真正的去管理整个的生命周期。
第三个,把获客风险把住,风险就可控了,现今中国互联网就是在充量,大家都觉得只要把住风控这个进口,风险就控住了,这是不准确的。还有一个相似的观点,只要做催收,不做获客,把钱催回来,就搞定了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我分享一个做风控20年的一个理念,做风控CRO一定要想到的一个理念,一定要在所有的系统当中有多个控制点,刚才我们谈到的闭环和生命周期,为什么?因为如果一个把控点失控了,另外一个把控点,策略出了问题,引进一些比较高风险的人,通过额度调整策略来管控他,你可以通过催收来减少你对它的损失,所以这是整套的风险管理体系,它是一个多层次的防控系统,就像你保护中国一样,你有层层防护,这才是我说的,不可能是获客风险把住了,风险就可控了。希望大家能够关注这三个误解。
作为一个CRO,你的责任是为你的企业保驾护航,从对付网上的坏人或者欺诈黑产的攻击的角度来讲,你需要思考什么样的问题?从贷前的角度,我们有没有能力判断客户资料的真实性?这是在对付账号的行为。我们有没有能力确认本人申请的?大家知道,我们在用人脸识别、声音识别,我们确认本人在申请。我们有能力判断消费的真实性吗?这也是非常重要的,这是在分期和场景结合的信贷方式当中一定要用的问题。
举一个例子,教育信贷和医疗消费信贷,它们两个相比,哪一个的场景里面判断消费的真实性比较难?估计大家都知道是医疗美容,教育信贷它的价格是比较标准的,在北京去学一个JAVA课程,可能3个月、6个月,一个学校和一个学校之间的价格是差别非常小的,而且同一个班上的同学,他交了钱,应该是一样的,所以价格是规范化的。而医疗美容不一样了,它是一对一地谈下来的,手术可能是一个手术,打一个针,剥一个脸,产品不一样,价格不一样,产品可能随便写,你怎么知道他用了这个产品,而不是那个产品呢?即使产品和手术是一样的,也可能不一样。所以很多的行业,在医疗美容这个行业是栽了很大的坑,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。
我先讲第一个问题,怎么样接地气?通过这三个难点来讲这个问题,在中国,我们要在短期内能够把消费信贷做好,必须要知道,我们在中国要面临什么样的挑战,怎么样去解决好这个挑战,我们CRO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?
第二个,所有的文章都在说,说到风控都说大数据,风控就搞定了,我泼一点点冷水,抛开大数据的相关性和它的质量、它的稳定性来说,它只是一个风险评估而已,它只是帮你更好的识别这个风险,但是它只是风险管理的一小块。怎样授信?额度做多少?你的业务增长率应该是多少?你的业务做到多大可以降低你的系统性风险?你的销售团队是不是应该包括你的风险指标?这些都是CRO的问题,这不是大数据问题,有100个问题,我可以提出来,跟大数据没有关系,所以我才强调什么叫全面的风险管理体系,这是要大家深深思考的问题。
南都讯 记者彭彬 4月15日,百度集团副总裁、百度金融CRO王劲在出席一本财经举行的“2017消费金融CRO年度峰会—风控命门”时表示,中国网络黑产产业已经达到千万级别,这些损失通过信贷的利率和费用分摊到用户的身上,所以中国公民借贷的成本远高于西方。
第一个,风险定价解决了,风控就做好了,让我想起了次贷危机,基本上在次贷危机之前猛赚钱,他们那个时候依靠定价,那个时候的报道跟现在太相似了,都是说我要风险定价,我就可以把风险给控了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风险定价是当时对于客户风险的预判,但是风险一定是波动的,你的利润率一定是波动的,当系统性风险来临的时候,当你的公司突然之间爆发了风险事件的时候,所有的评估湖都没有用,都会关门,都会挂掉,这是非常重要的,风险定价是很好的一个工具,但是不是一个全面风险管理的概念。
贷前主要是在贷前的时候需要收取什么样的信息,在客户允许的情况下可以抓取什么信息,通过自己的关联,我最近跟一个CRO在聊,他们一开始在贷前的时候就在收取这个信息,能够帮助他们催收,但是这个是要把握分寸的,信息越多,对客户的体验越不好,你做得太多了,也形成一个次选择,只有坏人来申请,没有好人来申请,也是不对的,所以CRO的工作永远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,一个寻找平衡点的工作。
贷中、贷后,我们要看一看我们所有的这些信息是不是在叠加,不仅仅是在贷前的时候有这个问题,在贷中、贷后是不是对这些信息进行更新。最后,我们怎么样引进外部多头贷款的信息,同时作为一个CRO你要想到,如果暂时没有多头贷款识别的能力,怎么样利用产品的形态来控制风控,怎么样让建款的期限短一点、额度低一点。?
贷中是在客户信息变更的时候你是不是知道?每次客户交互的时候,是不是要确认联系信息?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,整体上我们的失联,有多少信息来自于失联,失联人群的回款率是多少,只有知道这样,才能知道要投资多少,在失联的一个技术和数据上面。
第三个难点,找不到人,你看预期的人群,基本上60%找不到他,如果利用外部数据大概能够找到超不过10%的人,还款率不低的都是50%,中国所有的网络公司都是花很多的钱在找失联的人群,这是非常大的机会。
我想跟大家分享,作为一个CRO,他在想什么样的问题?他在提出什么样的问题?作为一个CRO他最重要的职责之一,及时、准确的提出问题,问题提好了,事情就好办了,事情提偏了,事情就大了,这是一个CRO的职责。
在这种情况下,CRO应该怎么想?第一,我们有客户负载的信息吗?多头贷款不是一个实质性问题,是一个负载超过了自己的还款能力,这是我们担心的,如果你有多头贷款,但是所有的东西没有超过你的还款能力,是没有问题的。多头贷款的信息有多头贷款倾向的信息,你注意下载多少APP,怎么整合这些信息,恰当的运用这些信息。
最后,我们的账号数据、用户数据、商户数据,外部数据是否已经打通?什么叫做闭环?运通为什么反欺诈做得非常好?有一个优势,我们是一个闭环的商业模式,我们左边有用户的信息,右边有商户的信息,当我们把它整合起来,我们的反欺诈,运通在美国,反欺诈基本上在4个BP,这不是完全的闭环,他们是我们的两倍,对于数据整合是非常重要的。作为CRO,这是你最大的问题之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博狗体育  

GMT+8, 2017-5-30 09:27 , Processed in 0.094822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